大小金环球日记 | 海阔天空:新西兰南岛东海岸游记

      飞猪
      1

      从11月16日到19日,4天时间衔枚疾进(偷笑),从蒂阿瑙湖畔到基督城,算是沿着南岛的东海岸走了三天,在但尼丁住两晚,奥玛鲁住一晚,基督城住一晚,算是走马观花地对南岛作了一个总结。

      从蒂阿瑙到但尼丁

      在蒂阿瑙镇上晃了一个小时。这个总共有1100多人口的小镇有两条主街,一条就是湖边大道,另外一条就是与之垂直的商业街,大约有10多家各种店铺。找了个超市吃了早餐,小金吃了一个派,老金吃了一个自称为“新西兰肉夹馍”的饼子。采购了一些食品饮料等补给品。

      老金又买了一件厚外套——原来想象中的澳纽地区这个季节会比较热,所以尽带了些薄的衣服,完全没有带厚衣,但是南岛这几天气温之低,往往到10度以下,还是蛮冷的。在皇后镇没来得及买衣服,这两天就有点冻坏了。但是蒂阿瑙的商业实在太乏善可陈了,所以要到但尼西之后,才又买了一条厚的件仔裤,算是补充到位了。小金带的衣服比较足够,所以不需要补充了。

      从蒂阿瑙到拉姆斯登这一段94号公路,算是走回头路,拉姆斯登是6号公路与94号公路的交叉口,这里沿6号公路往北100公里就是皇后镇,往南100公里则是南岛南部的滨海城镇因弗卡吉尔。一个微信好友刚好这几天在因弗卡吉尔培训上课,昨晚上还在微信上沟通了一番,但由于这个城镇不在我们前行的方向上,只能与她擦肩而过啦。

      我们要沿着94号公路一直往东走,直到戈尔镇94号公路结束,转而沿1号公路北上。这一段路就是昨天所说的典型的南岛风光,一路都是低丘牧场,简直可以称之为平原。我们在一个名叫Balfour的牧场小村庄下了高速公路,进村休息了20分钟,在村中小超市要了一杯拿铁,坐在车上优哉游哉聊聊天。阳光明媚,真是难得,风和日丽,有岁月静好之感。我突然就想起在新疆昭苏草原到那拉提草原的路上,在S220特克斯县路段,我们下了公路进入一个草原小村庄的情形——真是具有极高的相似度呵。

      其实过了一个名叫曼德维尔的小镇,我们就算是进入了一个山脉之中,这条山脉绵延在南岛的东海滨,将大海与南岛中南部的大片牧场隔了开来。这一段94号公路,以及从戈尔开始的1号公路,全都是在这条海拔约几百米的山脉的左侧行进。从曼德维尔开始,天就开始下雨,到了戈尔几乎变成了大雨,一直到达尼丁,雨就没有停下来过。

      我们冒雨在山路上行进,山间牧场仍然不断,大群大群的绵羊和花花的奶牛静静地在大雨中的草场上吃草,一边淡定低头啃着,一边悠悠地往前挪动着,好像这场雨跟他们没有关系。

      约1点钟到了巴尔克卢萨,一个比较大的城镇。我停车找饭辙,但小金却在车上睡着了,也不肯下车去吃午饭。我只好一个人在一间SUBWAY点了吃的喝的,一边吃,一边看着门外雨中的建筑发呆。

      饭后继续上路,在米尔顿路段,雨变小了一些,有很长一段路是沿着铁路线行进,繁花似锦,黄色与绿色为主。小金醒来,随便吃了一些饼干之类的,喝了水,就算是解决了他的午餐了。他刻意减肥,却说我虐待他,不让他吃饭。

      到了但尼丁郊区,雨却又大了起来,雨刮要用到快速那一档。我们就在大雨中,开进了但尼丁市区。

      住在Vicki家里

      但尼丁人口约12万人,是南岛仅次于基督城的第二大城市,也是全新西兰第五大城市,奥塔戈大区的首府。整个城市东面临着海湾,北、西、南三面各一座小山,山上全是居民区。山下的Downtown分为北区和南区两部分,北区是老城区,多历史建筑,但尼西的标志性建筑“老火车站”以及奥塔戈大学均在这一带;南区是所谓的新城区,没啥特点,就是没有像样的历史建筑而已。两区各有一个相对的商业中心。

      我们借住的Vicki家就在城南的这座小山上。Vicki和她的丈夫(他是一个教师)两个人住在这栋两层小楼里,孩子应该是已经分出去过了。房子是普通的新西兰民居,格局都差不多,一个大大的客厅,住屋集中在另一侧,有3个房间,我们住其中一间。一住下来,小金就躺在床上昏昏睡去。我则拿着伞出去走走。

      这一个片区应该是叫ST CLAIR,在Vicki家可以望见山下的一个长长的海滩,目测应该和深圳西涌湾的海滩差不多长。我以为这个就是但尼丁主城区临着的海滩,后来才发现这是在半岛南边的另一面海湾,主城区在半岛的北面。

      雨大,但更主要是风大,伞几乎不能挡多少雨,所以我的裤管很快就湿透了。我走了两条街,居然就走到一处海边的古堡,远处可见古堡高两层,破旧的建筑,在高大的树林中。原来这个就是在新西兰旅游攻略里常被提起的Cargills Castle(卡吉尔古城堡),可惜无法走进去。

      在古堡的海边,就是高约一二十米的悬崖峭壁,这也是但尼丁一景,即“Tunnel Beach Walkway”,要从海里才能看分明的:砂岩崖壁、石拱门和洞穴,但在山上也能看到下面海边的海岩堆、拱石和各种形状的怪石,都是海浪冲刷岩壁的结果。

      所以你看,我随便出来雨中散散步,就把但尼丁的两个主要景点逛过了。虽然湿了身,鞋子也踩了不少泥,但是不虚此行。

      回到家,小金仍在睡觉。一直到6点半,他才醒过来,我们下到城里去找地方吃饭。晚上,Vicki家的壁炉生起了火,坐在壁炉边,跟她闲聊了几句,之后我就找出电脑写米尔德福峡湾的游记。Vicki给我煮了一杯咖啡,还把我湿透了的鞋子拿在炉边烘干了。我得说,Vicki是我们在新西兰所住的5次民宿中,最好的房东,没有之一。

      但尼丁印象

      17日早上,从9点到10点,我试图把小金叫起床,但他一直赖着不肯起来。我只好任由他继续睡,我自己开车下山去到城里,目标是逛一逛老火车站、奥塔戈大学和附近的奥塔戈博物馆。

      在从租到车以来,但尼丁是我们所住的第一个较大的城镇,所以老革命遇到的新问题就是:如何停车。虽然有不少路边停车场,但我不知道如何付费停车,在奥塔戈博物馆的路边,试着操作了一下,结果不成功,只好在附近转了几圈,看到一个大的绿地公园(North Ground)边上的睡边,有许多车停在那里,而且也没有要求付费的标志,我也就如法炮制,把车停在那里。于是就用了一小时时间,把附近的奥塔戈大学和博物馆都逛了。

      奥塔戈博物馆建立于1868年,据说是新西兰最杰出的博物馆之一,拥有超过200万件收藏品,但是对我这个看了中国那么多博物馆,以及纽约的大都会博物馆,还在希腊看过几个博物馆的人来说,奥塔戈博物馆的这些毛利文化、海事博物馆之类的,实在没有太大的吸引力。新西兰没有多少人文历史,南岛更没有。

      奥塔戈大学也是新西兰建立最早的大学,成立于1869年,也是仅次于奥克兰大学的新国著名大学——当然,新西兰全国总共也才8所大学。有一条湍急的小河流过校园,河边有该校最古老的建筑。

      在老火车站旁边,我终于成功地操作了路边停车缴费:其实也简单,按照其要求投入硬币,然后按一个“OK”键,它就会打出来一个收费单,将它放在车子前挡风玻璃下边就是了。当然,这种路边停车,也是有时间限制的,一般都标在P字的下面。当我投币2元停好了车,走到老火车上,才发现车站楼下就有免费的停车位,可以停半小时,对我来说是足够了。因为老火车站外号“姜饼屋”,主要就是其建筑材料使用科孔加玄武岩,以奥玛鲁石灰岩为装饰面,其最大的特点就是外立面,里面并没有太多好逛的。

      逛完老火车站,已经1点。小金在手机上问我在哪里。人家已经起床,并且感到有点饿,要求吃午饭了。我就开车回去,接上他,再回到市区来,找了一间麦当劳,吃了午饭——其实主要是小金吃午饭,我10点半才吃早饭,一点都不饿。

      写这篇文章是21日的早晨了,住在墨尔本Lilian的家里。写到这里时,突然觉得十分疲惫不堪,凌晨4点就醒了,写到现在6点20分,7点钟还要出门,不想写了,这一篇就先这样吧。新西兰南岛东海岸的行记,看来还得有第2篇。

      人物介绍

      老金——曾为《南方周末》、《21世纪经济报道》资深媒体人,策划过大型系列专题“角落里的中国“等媒体产品,因特虎网络发起人及深圳“三剑客”之一,主编过“民间版深圳蓝皮书”。2016年7月,辞去深圳某高管工作,与13岁的“反叛期”儿子开启为期一年环球之旅。

      小金——00后个性小男孩,深圳二代,初中生,不喜欢上学和考试,被老爹带着周游世界,对旅行的乐趣尚无感。

     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不一样的卡梅利多 提供,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!

      扫码查看h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