马六甲,在每一个想你的夜

      飞猪
      1

      马来西亚的一月是雨季,雨时常说下就下,毫无征兆。之前还是艳阳高照,几秒钟后就已大雨滂沱。因为转机,我有短暂的五天时间可以在此停留。在飞机上时,还为如何打发时间而苦恼,这会刚走出机场,自己便鬼使神差地坐上了去往马六甲的大巴。

      小城马六甲

      舒国治曾说过:“有一种地方,或是有一种人,你离开它后,过了些时间,开始想着它,并且觉得它的好;然而你在面对它的当下,不曾感觉它有什么出众之处,这是很奇怪的。”

      干净的街道

      刚到马六甲时,穿行在老城区,放眼望去是一条条干净窄小的街道,古老的中国建筑和随处可见的中文招牌,怎么看都不觉得自己是在异国他乡,倒像是走在国内的古城,亲切感有了,可总觉得少了些什么。几天后,我不以为然地与它说了“再见”,洒脱到没带走任何一样东西。

      中国式的建筑

      想不到的是,回国后没多久,自己竟莫名地开始想念起它来。后悔少买了三叔公的鸡仔饼,没来得及坐一回街边五颜六色的小花车,没将海南鸡饭吃个够,也没有去旋转塔,在高空中俯瞰整个城市。似乎有多少遗憾就注定有多少惦念,我被这份后知后觉的情感所牵绊着,直到再次回到这里。

      圣芳济大教堂

      暴雨如注的午后,入住到当地一家华人开的旅店。客栈顶楼有一个平台,是给客人休息,喝茶的地方,看上去十分惬意。我去前台倒了杯咖啡,找了空位坐下来歇息。街道对面就是宏伟的圣芳济大教堂,典型的哥德式建筑。往下看,马六甲河穿城而过,像极了日本小樽,那个充满着浓郁浪漫主义色彩的小镇。

      马六甲河

      临近傍晚时,雨停了,住的地方离鸡场街很近,正好可以步行。鸡场街是马六甲一条古老的街道,两旁的店铺和住宅多为平房和二层的小楼,很多建筑已有数百年的历史,墙上还镶着各式图案的瓷砖,保持着浓郁的中国特色。开店的多为华人,一到晚上各种小吃摊便开始热闹起来,街头巷尾四处弥漫着食物的香味。

      偶遇一只猫咪

      我避开人潮,走进巷子,点了一小碗虾面。这种源自福建的美食,有着较为复杂的汤底,再配上新鲜的海鲜和丰富的佐料,爽口弹牙,回味无穷。吃完饭,抬头一看,整条巷弄在不知不觉间已经点起了大红色的灯笼,伴着各种悠扬的老歌,我沉浸在这迷人的夜色里,迟迟不愿离去。

      华灯初上的巷弄

      为了能如愿地吃上海南鸡饭,第二天我特意起了个早。中华茶室的鸡饭在当地很有名,老板每天都限量供应,一到吃饭时间必然顾客盈门。时间尚早,而它门口却已排起了长队,除了慕名而来的游客,也有很多当地的华人,带着家人前来。

      中华茶室

      与一般海南鸡饭的做法有所不同,他们采用传统工艺将鸡汤煮成的米饭糅捏成乒乓球大小的饭粒,看上去每一颗都非常的结实饱满。一口咬下去,鸡汤的浓郁和饭粒的香甜盈溢于唇齿之间。配饭的白斩鸡也是皮爽肉滑,清清淡淡的味道完美地还原了鸡肉本身的鲜甜,实在是妙不可言。

      著名的海南鸡饭

      我旁边坐着一对中年夫妇,吃饭的间隙,他们亲切地问道:“你是从内地来的吧。”仅这一句,听着就令人倍感温暖。虽然她们祖辈们从中国来到马来定居,一代代传承至今,但她们骨子里流淌的还是中华民族的血液,血浓于水的情感始终无法被替代。

      广场上的鸽群

      一座历史悠久的古城,一道中西合璧的独特风景线,一条穿城而过的河流,这就是马六甲。好像自己一直都很钟爱小城,总觉得它比繁华的都市更具人情味。

      古老的清真寺

      走在街头巷尾,除了传统的中国建筑群,还有最古老的清真寺、各式红白色的教堂,姿态慵懒的小猫在街上肆意地游走,一副我行我素的样子,像是在告诉每一位游客,我才是这里真正的主人,如此轻松舒适的节奏常会令人忘记时间的存在。

      一日清晨,我在荣茂茶室吃着粤式点心,听当地人讲着南洋旧事。正入神时,突然有人问道:“今天是周几?”掏出手机一看,才发现不知不觉已经在这儿呆了好几天。那刻,我多么希望时间能够静止,可惜天终究会亮,自己也注定会要离开!

     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滢萱 提供,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!

      扫码查看h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