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阿尔勒,不因梵高

      飞猪
      1

      阿尔勒是伫立在罗讷河上的珍宝,庇护在地中海海风吹过的湛蓝的晴空下。这个罗曼时期的古城,拥有丰富又独特的世界艺术遗产,同时也是让艺术家和诗人找到灵感的形象之都。

      来阿尔勒,不因梵高忘掉梵高的阿尔勒

      几乎每个到访阿尔勒的中国人口中,都会高频次地提起一个名字——梵高。正如去到巴塞罗那无法避开高迪一样,在许多人心中阿尔勒等于梵高。因为在此生活的一年多时间中,他创作了《向日葵》《夜晚的咖啡馆》《自画像》等最为著名的作品。是他,将人们源源不断地吸引到此。但这也让旅行掉入了一个陷阱:仿佛只要沿着热门地点打卡,就会获得对一个城市的满足。而这个误会的荒谬在于,阿尔勒的盛名并不是梵高造就的。这座距离地中海只有24公里的,普罗旺斯地区最古老的城市,是世界文化遗产之城。凭借城中古老的建筑遗存,被列入整个人类不能忘记的一页。

      早在公元前7世纪,阿尔勒就是凯尔特人的聚集地和古希腊的殖民地。到了公元前1世纪,罗马执行官下令修建的罗讷河,则打开了它与地中海的连结,成为了地区的商贸和交通中心,带来了阿尔勒日趋的繁华。而凯撒大帝统治时期,这里被指定为退休军人的居住地,修建了大批令人称叹的古罗马风格的建筑。随后,亦成为基督教发展初期重要的宗教中心。

      这座看似小得所有景点都可以步行而至的城市,从城市边缘罗马人筑起的典型性高墙,到城中恢弘的圆形竞技场、古剧院、康斯坦丁浴场、阿利斯堪普斯的墓地、圣特罗菲姆教堂……实际上是欧洲古代城市向中世纪文明过渡的范例。

      无论从时间跨度还是历史成就,梵高的出现都是阿尔勒的一瞥。他的人气像引导人们走到宝藏门口的引路者,而拂去阿尔勒的灰尘,仔细审视城市本身的财富,才是真正旅途的开始。

      高卢人的“小罗马”

      早在公元前123年,阿尔勒已被罗马人占领。但真正让它成为罗马古迹之城的,是凯撒大帝的一道指令:将罗马第六军团的退伍老兵们安置在这里。人们常打趣罗马人有“四件宝”:唠嗑、看剧、竞技和洗澡,热爱生活的态度的确是许多罗马建筑诞生的理由,而在阿尔勒,在步行范围内便可以追踪当时骑士贵族生活的种种场景。

      作为城中最大的地标——阿尔勒竞技场,是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建筑。这座长136米、宽109米的圆形竞技场,从外形上看与古罗马竞技场很像,建造年代却还要早上100多年。建筑分为上下两层,每层有60个圆拱,共120个拱门。全部都是石块建造,切割得非常精确,在没有机器的年代,几百扇巨石门几乎一模一样,且没有任何连接的媒介。

      穿梭其中时阵阵凉风和抬头猛然看到的巨石,会让人感受到古罗马帝国充满霸气的灵魂。

      如果说希腊时期时竞技还是高尚的运动,到了好战的罗马帝国时期已然走了味道。在这个能容纳两万多人的竞技场中,奴隶和角斗士们为了生存、荣誉、或是尊严严酷地互相拼杀,身着华服的男女观众们,一面喝茶一面欣赏着残酷的比赛,高声喝彩。让人行步至此,除了对恢弘建筑的赞叹,还有一丝复杂的悲凉。沿拱廊拾级向上,一路攀爬到看台的顶层,整座城市的全景都容纳眼中。

      紧挨着竞技场的,是另一处著名的遗迹——古剧场,这里被称作是高卢人“最美丽的剧场”。最初建造时,建筑有3层,可容纳上万名观众。作为历史上艺术最为杰出的时期,早在一千多年前古罗马的世俗建筑技艺已非常成熟,承载着复杂的功能。和许多遗留的大型剧场相似,这里的观众席也是半圆形,逐排升起,以纵过道为主、横过道为辅。演出时,观众们按票号从不同的入口、楼梯抵达自己的位置。这种相互不交错的设计,可以让数万人迅速地完成入场、离场。舞台的前方设计着乐池,后面是化妆楼,能满足演出时的多种需求。很多游人到此,都忍不住到台上试试发声,大概是人们早有耳闻:由于戏台构造精巧,场内在没有麦克风发明的年代,台上的每一句歌词都能在场内的任何角落听清。让人无法不赞叹!

      可惜的是,一切辉煌都无法和历史的脚步抗衡。随着罗马帝国的灭亡,基督教信仰的兴起,大量古剧院的石料被拆去修建教堂了。现在遗留的戏院只剩下两层,场地中央也仅留下两根不到10米的断柱,当地人遗憾地称它们为“两寡妇”,兀自诉说着昔日辉煌的岁月。虽然看上去已近废墟,但目前这座建筑仍在发挥着作用,每年夏季的艺术节和音乐会都会选这里作为场地。

      至于“泡澡”,在阿尔勒当然是指城中的君士坦丁浴场了。这座建在罗讷河畔的浴场,最早是君士坦丁大帝私人使用,后来作为公共浴池开放。罗马人爱泡澡这事,从第一任大帝奥古斯都身上就有淋漓尽致的体现:据说这位大帝执政期间,修建了大大小小800多座浴场。大的如王宫一样豪华,有大理石柱、穹顶,精美的拼花地板、喷水池,内部还有塑像、壁画,用具也很不寻常。动辄可以上千人一起洗浴。修建了高端的场所,罗马人的洗浴也不单单为了清洁了,可以在浴池商量买卖,和解讼事,学者们甚至在浴池辩论知识。这也让罗马浴室除了连现代人都惊讶的冷水浴、温水浴、热水浴、按摩室、蒸汽室之外,有的还带有演讲厅和图书馆,让人哭笑不得。感觉罗马人早上出门去浴室,耗上一整日也不会无趣。

      二次黄金时代到来

      说到“唠嗑”,大约就是城中的共和广场了。这座用来集会的历史性的广场,见证了阿尔勒的再次复兴。天主教的发展,让普罗旺斯作为发源地之一,修建了许多教堂和修道院。位于共和广场东边的圣特罗菲姆教堂,就是其中的代表作。

      这座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的罗马式教堂,相传是以阿尔勒的第一位主教的名字命名。公元8世纪时曾遭到外族的入侵,随后在11~12世纪重新建造。而历史的发生就是这样有迹可循,那些曾经为古剧院效劳的石头,正拆掉被搬往这里。新一次修复,也让教堂的墙壁和廊柱增添了许多装饰性的雕刻。除了先知、圣徒和圣人墙外,还有中古时期基督教徒最熟悉和喜爱的主题——最后的审判。这些紧紧依附在教堂门面上的雕刻,表情颜色单纯,带有一种中世纪的知性色彩。近乎呆板的身体语言,保守典雅;教堂门楣上两旁的雕刻更是同时期的杰作代表。

      教堂内部有详细的英语和法语解说,还有图解讲述所有细节的圣人的名称。下午时分,正对西方的教堂门被夕阳照进,米白色的石头被染成了金黄,煞是好看!而通过教堂右侧一个隐蔽的通道,就可以前往昔日教士们的住所——修道院。无论是一楼回廊上的石雕还是二楼开放的阳台,都值得参观,可以从这里俯瞰中庭或是仰望教堂的背部。

      遗迹城里的新生活

      来到阿尔勒这样的古城,也许你住的旅店就是竞技场的邻居,每天清晨像在历史中醒来。这里的老建筑太多,不是罕见地要圈起、擦得洁净等着游人到来,而是早已和城中人的生活紧密连在一起。时髦现代的新的生活方式,也正在给老城带来源源不断的活力。

      每年7月的阿尔勒国际摄影节是最热门的活动之一。这个创建于1970年的摄影节每年会开办三个月。2016年,有超过10万人从世界各地赶来参加这场盛宴。而这座中世纪小城,则是用自己最富特色的方式迎接人们的到来。你会看到极罕见的,将现代摄影展放在上千年历史的教堂、古修道院中。古罗马、希腊时期最让人们引以为傲的艺术成就和现代艺术相遇,大约只有在阿尔勒,才有这种交汇的奇妙。阳光从教堂的窗子照进形成的动人阴影,照射在这些平时极少向公众开放的作品上。

      旧歌剧院里,每年夏季也有着各种各样的艺术节,上演古今辉煌的重叠。其中的荣光阿尔勒人知道吗?当然知道,并引以为傲。当你在7月的第一个礼拜到来,会看到非常奇妙的游行。女性们穿上古老的长裙,戴上礼帽,拿上公主扇;男人们的马队灵巧优雅地踏在碎石路上,大家一起上演一年一度的“梦回古罗马”,每年有一千多人跑到这里参加这场穿越之旅。

      走在傍晚交错的小巷里,坐在石阶上,脑海里回响着《阿莱城的姑娘》的曲调,旖旎的旋律会让心慢慢、慢慢地飘起,飞在阿尔勒的上空。也许让阿尔勒沸腾的是梵高,但让这里有着悠长的沉静的美和骄傲的,是历史赋予它的不会在时间长河中暗淡的地位。人们重新在中世纪古城里创造的新的生命活力仿佛一场接力,从君士坦丁大帝手中接过,向未来走去。

      骑单车逛中世纪小城

      本文由飞猪签约达人 帆布鞋 提供,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!

      扫码查看h5